商業/組織

健康

培訓

傳媒

品味/ 享受此刻

Home » 商業/組織, 所有文章, 長處

地位高,地位低: 它們製造了什麼不同?

By on February 22, 2011 – 6:22 am  One Comment

莊萃菁 譯

地位對我們一起做事時的方式製造了什麼差異? 它怎樣影響表現? 我們有沒有什麼可以做,抑或地位不同是作為人的其中一部份?

學校合作性的分組專題研習

在學校的地位

回到當我的小朋友還是在讀小學時,分組專題研習是很常見的。我像我很多朋友般常會覺得自己的孩子最後做了大部分的工作,而他們有些組員就沒有任何工作量。

在九十年代後期,當有人向我介紹在史丹福當教育教授的Elizabeth CohenRachel Lotan之研究後,我的看法轉變了很多。我開始認為由於地位高的小朋友對地位低的朋輩有很低的期望,所以他們會做了大部分的工作。在過程之中,地位高的學生可能把低地位學生去參與和學習的機會擋在門外。「那些說多些話的人學習更多。」據Cohen 和 Lotan說。

  • 而他們令我特別感到興奮的研究是老師可以做些事去中和某些地位的差異。他們找出這些干預多是增加地位低的學生之參與而又沒有減低地位高的學生之參與。以下有兩個他們曾實驗過的干預。
  • 觀察地位低的同學表現出專長的瞬間,然後在地位高的同學面前作出一個明確,贊同和公開的評價。在那群體中作為地位高的成員之一,老師有重要的影響,但那表現就一定要是令人印象深刻和真實的才令群體認為這評價是可信的。
    Cohen 和 Lotan說了一個故事,有一個老師觀察到當其他學生仍在掙扎時,一個地位低的學生都把工作紙上的小數題目做對了。她讚許他的掌握並請他為其他同學解釋他在做什麼。接著,其他學生開始認為他是聰穎的。這一點是想帶出有時候對一個專長的認同可以引起一個很大的差異。
  • 分配一些需要多元化才能的小組任務。目的是設計一些任務是每一個成員都有至少其中一項需要的才能,而又沒有一個人是全部才能都擁有的。

工作小組

那麼在工作環境中的地位呢?

Cohen 和 Lotan 提出的問題不是視每一個小朋友都有同一樣的能力,而是怎樣不受地位差別地更準確去發現誰人擁有什麼的能力。

同樣的問題亦在工作的小組中存在。在華盛頓大學的Stuart Bunderson曾研究小組怎樣去決定誰擁有什麼才能。當人們能夠準確地認清不同的才能在哪人身上時,小組多能表現得更好。

研究顯示人們不能經常辨認在某方面最擅長的成員,並經常錯誤地假設最主導和決斷的成員就是最專業的。亦即是,對地位的看法會影響到人們對自己和其他人的期望。

Stuart Bunderson

Stuart Bunderson在很多的大型的IT公司中的製作小組進行研究。他探究數個因素包括

  • 跟人們對專業之概念有關聯的不同地位線索,無論是直接關係到在手的工作之明確的線索,例如是之前的經驗,或是基本的資料如那個人的種族和性別之分散的線索( 我推想有說得很決斷傾向的人和有角落辦公室的人)。而Status Characteristics Theory就分辨出這兩種線索
  • 到底小組是合作了長或短的時間。
  • 到底在小組中的決策是集中與否。在集中的情況下,是由一個人(最多也只小數的人)去做決策的,通常是因為決策者擁有權力。在不集中的情況下,組員對於所做的決定有差不多相同的影響。

簡單來說,他發現短暫和權力集中的小組傾向於依靠分散地位的線索,而長期和權力不集中的小組則依靠特殊地位的線索。明顯地時間給予人們一個機會更清楚地了解專業才能在哪裡,而因為對專業才能怎樣用有較多決定權,權力不集中之小組中的人投放更多努力去找出它。

那又怎樣? 延展

在我當軟件工程師時,我曾有過數次既是低地位組員又是高地位組員的經驗。同一個人,大概一樣的專長,不同的結果。

當我是一個地位低的成員時,我的參與是極少的。我在心中排練著將要說的東西,常常直至說話的機會過去。我沒有期望人們會在意我怎樣想。我常在出席會議時懷著深切的痛苦,想知道我自己是否在賺取收入。

角落的辦公室

當我是在組中地位高的成員,我經常而且很容易地講話。我所說的都很認真的被看待,有時候更是太認真了。我曾見過地位很高的人作了一些他們立即忘記的即席談論,縱然其他人都視之為決定了的指示。

工作中地位高的人如用由Cohen和 Lotan 形容的地位干擾樣式或留意到Bunderson的研究,他們可能發現他們自己可以得到更多人的參與。

  • 他們可以留意地位低的組員擁有專長的徵象和公開及特別認同他們。他們的高地位令其他人都認真的看待他的意見。但他們也會因此令其他人更留意那專長。這跟Alex Linley形容的長處發掘十分相關。.
  • 他們也可以提高對完成工作是需要多種才能的覺悟,更可以指出地位低的人可以提供他們自己也沒有的才能。
  • 他們可以留意不集中權力的決策過程,它怎樣跟更大的工作承擔和對在組內有不同專長關聯

我能夠想像回到我地位低的日子。也許如果有人曾詢問我的想法,然後等待我去說話,我可能會感到更能去參與,而公司也可能會從我的專長中得到更多利益。


參考書目

Bunderson, S. (2003). Recognizing and Utilizing Expertise in Work Groups; A Status Characteristics Perspective. Administrative Science Quarterly, 48, 557-591.

Cohen, E. & Lotan, R. (1995). Producing Equal-Status Interaction in the Heterogeneous Classroom. American Educational Research Journal, 32(1), 99-120.

Cohen, E.G. (1998). Making cooperative learning equitable. Educational Leadership, 56, 18-21.

Gilles, R., Ashman, A., & Terwel, J. (2010). The Teacher’s Role in Implementing Cooperative Learning in the Classroom (Computer-Supported Collaborative Learning Series). Springer.

Bibilography of articles at Stanford Education

Linley, P. A. (2008). Average to A+: Realising Strengths in Yourself and Others. Coventry, UK: CAPP Press.

Thye, S. R., Willer, D., and Marcovsky, B. (2006). From Status to Power: New Models at the Intersection of Two Theories. Social Forces, 84 (3), 1471-1495. I didn’t have space to describe this article, but it does include a good overview of Status Characteristics Theory, and it explores the link between status and power, a topic I may come back to.

圖片
Cooperative Project courtesy of Dylan Otto Krider
Work Team courtesy of Giorgio Montersino
Corner Office courtesy of Andrew Magill

One Comment »

Leave a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below,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You can also subscribe to these comments via RSS.

Be nice. Keep it clean. Stay on topic. No spam.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This is a Gravatar-enabled weblog. To get your own globally-recognized-avatar, please register at Gr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