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組織

健康

培訓

傳媒

品味/ 享受此刻

Home » Archive by Author

Articles by David J. Pollay

你是「愛的循環者」,還是「計數者」?
February 2, 2009 – 7:48 am | No Comment

趙昱鯤 譯
最近有人向Dawn和我問了兩個有趣的問題。一個人問︰「你們的父母為你們做了那麼多,你們認為他們為什麼會如此樂於付出呢?」我們把她的問題看作是對我們的好父母的稱揚和敬意。

幾個星期後,有人問了我們第二個問題︰「你和Dawn為你們的父母做了那麼多,你們怎么會對他們如此樂於付出呢?」這個問題也讓我們感到心裡暖暖的,因為它提到了Dawn和我試圖為我們的父母所做的事情。我們非常愛我們的父母,想要幫他們過上更舒適安逸的生活。

愛的循環

直到最近我還覺得這兩個問題互不相干,現下我卻把它們看作是屬於同一個問題。為什麼我們都如此樂於為對方付出?答案是,我們處在一種我稱之為「愛的循環(Love Cycle)」的關係當中。在愛的循環裡,人們不知道是誰先為誰付出,只知道他們在不停地付出和得到。他們相互之間表達愛意和付出非常頻繁,以至於再計算得失已無意義。在愛的循環中的人們,我稱之為「愛的循環者」。

藉「感恩鏈」感謝你所愛的人 (第二部份)
January 2, 2009 – 9:15 am | No Comment

陳健邦 譯
Gratitude Chains PPND去年我在自己的好幾個專欄裏,寫到當你在生活中加強感恩之心,你便會變得更快樂和更成功。我亦和你分享到,擴大感恩的其中一個方法,就是建立我所謂的感恩鏈™。
在建立感恩鏈的過程中,你要培養三項事物:一、對你所感恩之人或事的了解;二、對他們所作而令你感恩之事的好奇心;三、藉著心懷感恩對這些人或事之美善所產生的回憶。而當你把你的感恩鏈連在一起時,你會體會到對你生命中重要的人和事的強烈感激之情。

如何驅除壞記憶的力量
December 2, 2008 – 6:23 am | No Comment

李芷君譯
Garbage Truck大腦會自動地嘗試保護我們的安全,令我們不會莫名其妙地傷害或是殺掉自己,但大腦的警報系統可能會過份敏感。我們常常收到身體和情緒的警告,有時卻是沒有真正威脅的。於是,我們必須對心理及生理上的不真實警報作出適當的反應。

記憶經常觸發恐懼
在一篇名為《Memories of Fear, How the Brain Stores and Retrieves Physiologic States, Feelings, Behaviors and Thoughts from Traumatic Events》的出版文章中,精神病學家以及美國德州兒童醫院的前精神病學主管Bruce Perry說:「大腦對一件特定事件,尤其是一些具威脅性刺激的非凡歸納能力,令人類在一些沒有威脅的情形下,容易因某特定創傷而形成『錯誤』的聯想及錯誤的歸納。」

感恩是通往光明前途的橋樑 ©
November 2, 2008 – 3:05 am | No Comment

潘蔚楠 譯
感恩是通往光明前途的橋樑,是你的成功之道。想像橋樑橫跨河面的情景:兩邊河岸都必須有強壯的支撐基石,否則,橋樑會倒塌,而你則無法從橋上穿越。

通往光明未來的橋樑亦然。你的「感恩」的基礎越強壯,你的橋樑就能把你帶到更遙遠的人生目的地。同時,你的感恩心理的強度取決於你是否意識到在你通往美好人生的道路上是充滿支持的。

專注+謙遜+問題=契機©
October 2, 2008 – 8:25 am | No Comment

蔡潤琴 譯
讓我跟你一起看看一些事情。試試想像這一刻,你的朋友、子女、配偶、僱員或上司對你說:「我想向你學習。你的幫助對我很重要。」你會覺得怎樣?我敢打賭你會覺得很棒:我們都喜歡相信自己能幫到那些我們關懷的人。

「你是一名裝箱高手」── 說出強項,世界不一樣
August 2, 2008 – 7:40 am | No Comment

蔡潤琴 譯
告訴我你的車子在哪裏,給我你的行李。請讓開,我會把它們統統放得好好的。我是一名裝箱高手。
沒有任何汽車、客貨車、城市旅遊車可以難倒我,我有本領把任何行李塞進任何類型車子的車廂中。你可以說我這種車子裝箱本領是一種強項;我能穩定地發揮這種本領,而且我享受當中的樂趣。

「感恩時刻」:信件
July 2, 2008 – 8:47 am | No Comment

潘蔚楠 譯
我查看Dawn和孩子們。Dawn已入睡。Eliana和Ariela橫七豎八地躺在我們的床上,已經睡著了。今晚我們讓她們比平時睡得晚些(有些時候我們會讓她們在我們的床上睡著了,然後我再把她們抱到樓上她們自己的房間裏)。

發掘你的優勢,找到你的心聲
June 2, 2008 – 4:16 am | No Comment

楊衛飛 譯

Boys Choir那是1977年,我上六年級的時候,我加入了男童合唱團。我真的不喜歡在合唱團裏唱歌,但我還是加入了。因為我所有的朋友都已經進去了,所以我也就這麼做了。

我還能記得我們的兩場演出。我站在合唱團的後排,在大部分歌曲中胡亂嘟噥。為什麼呢?因為我不知道全部的歌詞,所能做的只是唱齊唱部分,同時保持笑容滿面。

你向誰奔往?
May 2, 2008 – 8:22 pm | No Comment

 

黃偉賢 譯

 

那年是1976年,我正就讀五年級。那時Shorewood, Wisconsin的Lake Bluff Elementary School的五十碼短跑紀錄是在1950年代創下的。當時我有機會突破它。我經過同學身邊然後踏上起跑線,看了看我的體育老師,Wolf先生。哨子聲一響我立即起跑,我用盡力量去揮動手腳。6.5秒後我衝過終點並聽到Wolf先生按動秒錶的聲音。我飛快地轉身並聽到Wolf先生對我說: “你剛剛刷新了學校的紀錄!”

讓正面刺激引發你最好的自我
April 2, 2008 – 9:05 pm | No Comment

劉碧琪 譯

數年前,我獨坐在辦公室,心情不佳。對,這是真的。我研究、寫作和演講有關正面心理學,但我不否認,那天心情很壞。
因此,這是我第一個問題:當你不開心時,你會望著哪裏?我們大多數人都會向下望。而這正是我當時在辦公室所做的,我往地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