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組織

健康

培訓

傳媒

品味/ 享受此刻

Home » Archive by Category

Articles in 品味/ 享受此刻

美國本土音樂:透過音樂欣賞建立正向社區
By Guest Author  
March 31, 2011 – 9:44 am | No Comment


蔡潤琴 譯
美國新澤西州Asbury Park被選為從2011年4月17日開始的Smithsonian Institution本土音樂展演的場地。這場歷時一整年的獨特回顧展演,標誌著Asbury Park那響徹雲霄的音樂承傳。由Smithsonian及New Jersey for the Humanities Council贊助,New Harmonies向美國本土音樂致敬的方式包括全市音樂會、藝術、講座、電影、導遊、教育節目、音樂歷史導賞及舞蹈。這些紀念活動將為這海濱社區帶來生命活力及人文氣息。

相信聖誕老人
By Guest Author  
December 17, 2010 – 4:47 am | One Comment


張帆 譯
本週六標誌著我的丈夫Tim和我在Red Door Family Homeless Shelter 的節日派對上扮演聖誕老人夫婦的第十四個年頭。儘管這是我們所做最讓人心痛的事情,但這也是我們一年當中最充實的4個小時。我們也把幫助一個無家家庭變成了一項傳統,他們最近剛剛離開了居所、親人和朋友。這些年來,我的朋友們已經幫助過許多這樣的家庭,但是今年的經歷的確奇妙。

品味感恩節
By Aren Cohen  
November 23, 2010 – 8:39 am | No Comment


莊萃菁 譯
在過去的數年間,作為一個學習專家,我曾經幫助學生寫論文去回答一個問題 ﹕「哥倫布日應否被視作一個節日去慶祝?」他們均一致地認同哥倫布日不應是一個節日,因為當時哥倫布與其他征服者對當時的原居民有造成影響。事實上,這論文教導學生批判地思考和探究什麼是道德行為,但它不是一篇正向心理學的論文。被提醒到美國人居住的國土是從一群被大量毀滅的和平人士偷回來是頗掃興的,但是,學生遞交論文後便很高興,並去享受星期一的假期。

細味「人」間
By Guest Author  
November 16, 2010 – 8:20 am | No Comment


李敏如 譯
你記得當你看到如大峽谷的景觀時的感受嗎?
當我第一次踏足大峽谷南面時,我看得目瞪口呆。那美麗像雷一樣打在我身上。我完全不能相信自然的奇妙。敬畏就是我當時唯一感受到的。
那是不能忘記的經驗。但很配合。

(影評)《沖天救兵》:新舊冒險中當下的力量
By Guest Author  
June 28, 2009 – 2:44 am | No Comment

蔡潤琴 譯
29up_6002上周看了Disney Pixar的《沖天救兵(Up)》(3-D的,我坐在第一排),這是一齣有關生命、冒險及友情的動畫片。電影確實觸動我的心弦,以一種「他人至關重要」的正面心理學方式,也跟本月主題──玩樂與遊戲互相呼應。

我可以,我能:由容易受傷害到喜樂
By Sherri Fisher  
June 4, 2009 – 8:06 am | No Comment

李芷君 譯
sherri-closeup-dancers想與別人相處得好一點,你是否需要與人面貼面跳舞?也許不用,因為有面對危機及解決問題的能力比小心翼翼、精心設計的舞步,更能預測婚姻的成功率。為了紀念六月——美國的結婚月份,就讓我們探索一下令一段關係更為愉快的不同情緒。 

當我們墜入愛河時,自然會有情緒的危機出現。與別人去建立一段關係——任何種類的關係——你將會在這個時候面對一些大危機。正面心理學能夠助你欣賞什麼是好的及在一段關係中幫助你去擺脫「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的感覺,並擴闊、建立自已眼光。 

世界的存育在於原始。 -Henry David Thoreau
By Aren Cohen  
March 12, 2009 – 2:14 am | No Comment

陳健邦 譯
walden-pond.jpg春天要來了。對於正面心理學家來說是個好消息。
最近我在看超自然論作家的作品,包括宣揚人與自然共通之重要性的Henry David Thoreau。在1845年,Thoreau毅然前往近Walden Pond的森林,住了兩年兩月兩日。當被問到原因時,他答道:「我往森林去是因為我想從容不迫地生活,僅僅面對生命中本質的事實,以及看出,如果我沒法從這當中學到甚麼,於自己行將就木之時會發覺自己從來沒活過……我想深刻地生活和提取生命的精髓……」雖然Thoreau在那三個月中過著頗為孤獨的生活,但他真的把自己坦於大自然的偉大前,無疑,他活過了。

靜觀.愛
By Guest Author  
February 16, 2009 – 4:47 am | No Comment

吳瑞茵 譯
rose mindfulness love我對於情人節有混雜的感覺。一方面,這個專門用於享受愛情滋味的節日有助增強和培養正面情緒,表達感激之情,甚至感恩。我相信很多人都有一個有美好浪漫的情人節。
另一方面,即使最忠誠的關係都有起伏的時候,而用一個節日去強調浪漫和激情可能會令一些人感到壓力,因為我們都有可能成為社會比較的受害者:我們很容易會假定其他人都對他們的配偶有很親密的感覺,如果我們沒有感覺很多情的話我們的關係一定是出了毛病。

和愛有關?
By Sherri Fisher  
February 5, 2009 – 7:47 am | No Comment

董蕊 譯
j0227757.jpg想像一間教室,在2月。在一個大大的掛曆上,2號有土撥鼠,總統日上有林肯和華盛頓的圖像,14號有心形。如果你住在麻塞諸塞州和許多北部的州,心形佈滿了在2月掛曆上的最後一周。因為那是寒假,大家都愛假期。
但我想問的是有關愛的一個特殊定義──同情心。根據物理學家Eric Cassell所說,這是所有輔助性專業不可或缺的。(詳情看綜合性的正面心理學手冊)。他說同情與承認跟治癒有關。無論是物理學家、心理學家或老師,如果沒有攜帶同情心在他或她的工具包裏,就不可能幫助別人。

靜觀:澄清的呼籲
By Guest Author  
January 31, 2009 – 3:50 am | No Comment

黃穎怡 譯
Mountain stream
近日來似乎我每次轉身都會聽見別人提及靜觀。這個想法在心理治療、治療創傷後壓力症(PTSD)、為學生減少考試焦慮及增強體能方面皆流行起來了。科學家正研究它的正面影響,而正面心理學亦愈來愈意識到其作為強而有力的干預的益處。
然而,我並不太肯定當大家討論靜觀時,代表的都是同樣的意思。我寫這篇文章的本意,就是提出一個直接的定義,好讓大家都能使用同一種語言。
雖然靜觀這概念已經存在好幾百年了,我亦可以從東方的智慧搜索出一個令人滿意的定義,我卻將參考心理學家Snyder和Lopez的著作,因為他們已經研究過靜觀冥想練習者的意念了。靜觀是「不作判斷地迎接內部和外界環境的所有刺激」(2006年,第248頁)。但是,這究竟意味著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