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組織

健康

培訓

傳媒

品味/ 享受此刻

Home » Archive by Category

Articles in

愛上愛
By Guest Author  
September 1, 2011 – 12:51 am | No Comment


莊萃菁 譯
在Kathryn Britton那篇有關Barbara Fredrickson IPPA愛的環節之文章刊登在PPND這裡不久後(What is Love, Anyway?),我參與了一個由澳洲全國性的經濟報章舉辦的領導力會議。其中一個講者在澳洲工作場所有好表現的研究上提供了一些見解。其中有分為六個項目的十八個量度方法。

悲傷是生命的一部份
By Kathryn Britton  
May 26, 2011 – 12:46 am | No Comment


張帆 譯
去年,我寫過關於在一次車禍中突然逝去摯友以及我所學到的如何幫助這個不幸的家庭的故事。本月初,我女兒的一位摯友也類似地因事故喪生。讓我們稱他為M吧。我女兒與M相識的歲月超過了她年歲的一半。

廣談親密關係
By Cassie Robinson  
February 15, 2011 – 9:00 am | No Comment


雖然情人節提醒我們在情侶間的浪漫愛情,但是親密這概念可能會被忽略。親密表示了一種易於分類的親近關係。這不只是單單的指典型的性浪漫,而是一個深刻而深遠的境界,能夠讓我們了解自我,明白具創意的表達的力量和瞭解如何參與及給予社區。此外,親密關係是一個發人深省的方式去連接以上提到的人類經驗。

(影評)《沖天救兵》:新舊冒險中當下的力量
By Guest Author  
June 28, 2009 – 2:44 am | No Comment

蔡潤琴 譯
29up_6002上周看了Disney Pixar的《沖天救兵(Up)》(3-D的,我坐在第一排),這是一齣有關生命、冒險及友情的動畫片。電影確實觸動我的心弦,以一種「他人至關重要」的正面心理學方式,也跟本月主題──玩樂與遊戲互相呼應。

像孩童般的愛:發自我們的頭腦並進入我們的心
By Guest Author  
April 27, 2009 – 8:51 am | No Comment

陳曉翎 譯
Zestful Indian Boys當我代表International Positive Psychology Association (IPPA) 每月通信訪問George Vaillant的時候,我問他右腦較發達的人是否比左腦較發達的人容易表達情感。他覺得這是個有趣而且重要的題目,並建議我在下一期的PPND裏發表。  
我沒有得到一個直接簡單的答案,但我在上月跟我母親往印度的旅途中一直反思這個問題。這個旅行是我跟媽媽為Evershine English school的新大樓送上祝福和奉獻之旅,這學校是一所為生活條件落後的班加羅爾(Bangalore)偏遠地區的小孩子提供教育的資助學校,一所在十多年前我們已經開始幫助建立的學校。

正面心理金字塔
By Dave Shearon  
April 17, 2009 – 4:20 am | 2 Comments

李敏如 譯
Positive Psychology Pyramid當我與律師、教師、學校高層、商學院的學生、以及其他人在正面心理學方面合作時,我尋求如何去整理我的方法。結果出了這個金字塔。(對那些喜歡有機圖像的,請看文章的最後) 。我承認我的思想可能被合作的律師影響,因為我也在法律學院帶出獨特的虧缺上掙扎過。如果是這樣,我分享這篇文章,希望它會觸發其他人去貢獻他們的想法,尤其在怎樣整理這新領域的發現。

創造讚賞的文化
By Angus Skinner  
March 19, 2009 – 2:21 am | No Comment

陳騰達 譯
jedi-chef.jpg我們浸浴在談話的濃湯中。這些談話的內容和含義點綴了我們的生活。
試想想,當你駕車送你的孩子上學,我突然轉向切線(令人討厭)。如果你說“男司機-都是壞人”,那麼您的孩子就會聯想到這個問題是很普遍的(所有男人)和持久的(沒有希望)。

聯誼與釀酒
By Derrick Carpenter  
February 25, 2009 – 4:25 am | No Comment

劉詠汶 譯
Beer brewing on a stove若你曾試過釀啤酒,應該會感到自己的無能。我最近利用周末的時間找到適合的穀類,掌握發酵的時間,控制溫度,按步驟加進蛇麻子(啤酒花)和香料調味,避免啤酒暴露在空氣中,並消毒一切會與之接觸的器具。那是一整天的工夫,而最後當你試味時──簡單形容──就是開水的味道。隨後再加酵母釀製需要四星期時間,但泡沫還是未能形成。製成品像是麥片碗底剩下的水多過麥芽啤酒。現在你應該會問一個我多次問自己的問題:我為甚麼要為一種蠢飲料去忍受那麼冗長的過程?

工作與愛
By Marie-Josee Salvas  
February 24, 2009 – 10:48 pm | One Comment

蘇綺寧 譯
supportive work team heart love work PPND愛是無往而不利的,對吧?它能振奮人心,使人得力。它使不可能的變成可能。它締造和諧。
那麼為什麼我們在辦公室裡那麼害怕談及愛呢?當我們在那些灰色的圍牆和忙亂的空間中提及這個字,愛彷佛就忽然顯得不恰當、有損生產力、甚至愚蠢。

愛和學習
By Guest Author  
February 20, 2009 – 9:31 am | No Comment

李敏如 譯
kids_hugging.jpg人類的學習技能和適應力是我們各項能力之冠——而且有研究指出,愛是我們改變和成長的必要條件。我們的身體和精神被連結起來,以達致愛和學習。墮入愛河
愛能改變大腦。一般來說,生命中的改變和生理上大腦的改變是相關的,而這種相關性更是神經可塑性(neural plasticity) 造成的。愛、粘接、及其相關的神經和催產素都能夠發動大量大腦中的彈性改變。催產素一直被譽為「失憶激素」(an amnesiac hormone),因為它好像會軟化神經網絡,來準備新的學習和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