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組織

健康

培訓

傳媒

品味/ 享受此刻

Home » Archive by Category

Articles in 希望

會議:通往幸福
By Guest Author  
April 22, 2011 – 7:47 am | No Comment


4月8日星期五,三百餘名代表參加了在美國喬治梅森大學舉辦的關於通往幸福主題的會議,本次會議由意識與轉換中心和masonleads專案聯合主辦,聚集了一批關注正向心理學和領導力的交叉領域,致力於幸福感和領導力研究的學者、領導和實踐工作者。我們採訪了意識和轉換中心的執行理事Nance Lucas,問她為什麼這次會議的主題如此重要。她回答說,“我們有責任提升人們對幸福感和正向心理學學科的意識,並幫助他們在個人生活、組織和社區生活中加以應用。”

(影評)《沖天救兵》:新舊冒險中當下的力量
By Guest Author  
June 28, 2009 – 2:44 am | No Comment

蔡潤琴 譯
29up_6002上周看了Disney Pixar的《沖天救兵(Up)》(3-D的,我坐在第一排),這是一齣有關生命、冒險及友情的動畫片。電影確實觸動我的心弦,以一種「他人至關重要」的正面心理學方式,也跟本月主題──玩樂與遊戲互相呼應。

正面心理金字塔
By Dave Shearon  
April 17, 2009 – 4:20 am | 2 Comments

李敏如 譯
Positive Psychology Pyramid當我與律師、教師、學校高層、商學院的學生、以及其他人在正面心理學方面合作時,我尋求如何去整理我的方法。結果出了這個金字塔。(對那些喜歡有機圖像的,請看文章的最後) 。我承認我的思想可能被合作的律師影響,因為我也在法律學院帶出獨特的虧缺上掙扎過。如果是這樣,我分享這篇文章,希望它會觸發其他人去貢獻他們的想法,尤其在怎樣整理這新領域的發現。

怎樣看待青少年的積極性
By Christine Duvivier  
April 9, 2009 – 9:04 am | No Comment

Phoebe Fan 譯
成功的人,企業家,首相,諾貝拉獲得者,科學家,領導人。當你看到這些人物名詞時你會想到什麼樣的詞語呢?學術不精的?不成功的?沒有動力的?
這些大概不會是你的第一印象,但是很多從事這些事的人在高中並不是個好學生。事實上,BBC的一項研究表明“絕大部分”在英國自己創業成為億萬富翁的人都在學校時代掙扎過。

愛是…… (據Fredrickson所說!)
By Dave Shearon  
February 17, 2009 – 8:12 pm | No Comment

李芷君 譯
愛是……。這短短一個字,已足以令詩人、哲學家及心理學家在世界中遨游。現下,Barbara在她的書Positivity 給予我們一個審視“愛”的新角度。我們的讀者應該會對Fredrickson博士有關正面情緒的「擴闊及建設」理論十分熟悉。當我們經歷正面的情緒時,我們擴闊了我們的思想/ 行動,亦為我們的未來建立身體上、心理上、社交的資源準備。在Positivity中,Fredrickson博士解釋了有關的理論,總結了一些不能反証理論虛假的研究,而由Marcial Losada的數學所建立的3:1最少比例,也是憑她的數據來驗証的。

用愛和意願去作出改善
By Guest Author  
January 29, 2009 – 7:49 am | No Comment

陳騰達 譯
Changes
這個月我們發現了甚麼?
美國的政治舞台進入了一個新紀元,正如Derrick Carpenter告訴我們,「改變」的承諾在空氣中瀰漫著。但和所有的承諾一樣,若果我們忽略了持久的改變源自於自己的行動的話,承諾就會變成錯誤的期望。這是一個選擇。
Dave Shearon有一個看法:「快樂」能產生正面的意願:「你好,我的名字是路易,我想更加快樂,我願意努力使自己更快樂。」 John Yeager的理論將意願看成意志。他認為雖然願望是重要的,但培養出良好的習慣才是達成願望的關鍵。有趣地,這正是「希望理論」(hope theory)的中心思想。
Aren Cohen以一篇充滿希望的文章出色地闡釋了認清自己的意願,運用各種感官去具體化達成願望時的那種美好感覺的重要性。大家試想像一下願望達成時的影像、感覺、氣味,甚至是味道:「太美好了!」她說。

未來的領導者
By Marie-Josee Salvas  
January 23, 2009 – 8:24 am | No Comment

張翔 譯
Nurturing the right brain
回想一下你們曾經跟隨過的領導者:
*哪一個對你的生活最有正面的影響?
*哪三個字最能夠描述這個人給你生活帶來的幫助?
領會真正的領導是令人難以置信的。Gallup在一個近期的研究裏對這個複雜的題目進行了更透徹的闡述。Gallup採訪了超過10, 000人,並且對被採訪者提出了上述的兩個問題。
我一會就會把他們的研究結果告訴大家,但是首先,讓我們看一下在過去的幾十年裏現代世界是如何變化的。在我們領會什麼能讓一個好領導更好之前,我們必須要瞭解跟隨者的看法。

(書評)傳記:第十四任達賴喇嘛
By Dana Arakawa  
December 14, 2008 – 11:04 pm | No Comment

陳彧文 譯
manga-cover.jpg
數個月前,我跟一位美國海軍SEAL的朋友有過一段熱烈的對話,我問他是否已有殺人的準備,他的回覆是堅定的–對,我已經準備好了。邪惡的人應在不需考慮生命的價值下而被處死,這種信念已強烈地影響到他。

雖然我欣賞他的勇氣,欣賞他的責任感,欣賞他深厚的愛國之心,但他那樂於參與戰爭之心仍使我很難信服,可是,面對著他的堅定,我仍未能道出在我們對話中湧現的問題和想法。
書評: 傳記:第十四任達賴喇嘛, 插圖由 Tetsu Saiwai, 編輯自 Eiji Han Shimizu (Emotional Content, 2008).

我和60億其他人
By Sean Doyle  
November 30, 2008 – 3:46 am | No Comment

樊晨潔 譯
Maremba Talking我是一個科技律師,處理尖端的通訊系統,訊息流程和數據流動。這項工作還需要我與其他人一起去談判衝突和爭端。 就這樣我開始對科技對人際關係的影響產生了濃濃的興趣。我絕不是一個盧德派。 透過科技的魔法我能回到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攻讀碩士學位,同時在北卡羅萊納州的家中工作。透過我的筆記本電腦,我還可以和印度、以色列和挪威的朋友保持聯繫。不然他們都聯繫不到我。

成為我們自己的預見者
By Guest Author  
November 4, 2008 – 7:43 am | No Comment

張翔 譯
Brain in Abstract最基本的假設是“它都是虛擬的。”什麼是完全虛擬的?現實。我們給自己貼上的標籤。我們為自己解釋為什麼事情會發生在我們身上。這時,你們當中有些人大概會覺得這聽起來有點自我安慰(self-help-ish.) 的確,《可能性的藝術》更多的著眼于現實的運用而非形而上學。儘管如此,假設是建立在神經系統科學的前提上(進一步關於神經系統科學與學習的資訊,請查閱Kathryn Britton的文章:訓練心靈,改變大腦(Training the Mind Changes the Br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