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組織

健康

培訓

傳媒

品味/ 享受此刻

Home » Archive by Category

Articles in 習慣

我們如何改變行為?
By Guest Author  
July 11, 2011 – 3:02 am | No Comment


在我和我的生意夥伴簡.斯派洛最近的一項教學課程中,一名執行官對我們說:“所有這些東西都很棒而且我願意改變我的行為,但是我要怎麼保證長期堅持?”

這對積極心理學實踐者——無論是專業治療師、生命教練、諮詢師或者想完成個人積極行為改變的個體——都是一個重要的問題。這個問題並不容易回答。

習慣的腦袋
By Guest Author  
February 1, 2011 – 11:02 am | No Comment


蔡鴻燊 譯
有多少人肯承認自己最少有一項不想擁有的壞習慣﹖如果你對自己誠實的話—就是說你明白到自己只是人類—你就會點頭承認。現在有一個好消息可以令你抬起頭來:習慣是通過學習得到的。正因如此,你可以通過學習去戒掉壞習慣,學習良好的習慣代替。

堅定你的新年決定
By Guest Author  
January 7, 2011 – 11:15 pm | No Comment


新年快樂!你的那些新年決定進展得怎麼樣了?我知道現在才過了幾天而已,但是今天是個檢查的好機會,來評估一下你的目標是進展了還是倒退了吧。

別那麼認真……不,我是認真的!
By Guest Author  
June 22, 2009 – 12:29 am | No Comment

蔡潤琴 譯
成年之後,有些事會發生在人們的身上。生活變得認真起來,失去了童年曾有過的輕快與自由。這是一個成年人(有意識或無意識)的抉擇,基於他們怎樣詮釋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以及如何反應。笑是把輕快感帶回生活的一個有效方法。
我的客戶來到辦公室,他這星期難過得很,正感到十分沮喪。當我們的教練環節開始時,他的能量得到轉移,令他更能專注,並開始感覺好些。此際,被紙球吸引、帶點體味的9磅半重本土短毛黑貓Buddy走了過來。牠一屁股坐在我客戶的大腿上,爪子放到他的胸口來。我的客戶被牠逗得開始微笑。當Buddy開始午後清潔,對牠的腳趾縫進行特別顧理時,那有趣的情景令我的客戶忍不住大笑起來。 

吸血殭屍變天使:創新信念的自由
By Nicholas Hall  
May 7, 2009 – 8:46 pm | No Comment

蔡潤琴 譯
Optimism is good for you. It’s also more fun. ~ Martin E. P. Seligman
你是否經常都是同一個人?有些情況,面對壓力,你仍感到充滿力量,覺得前面的逆境至少有部份在自己的控制之中。又有些情況,你感到面對逆境束手無策,唯一能做的就是棄械投降。

不夠好?不夠聰明?不夠漂亮?
By Guest Author  
April 29, 2009 – 4:52 am | No Comment

李芷君譯
Journal在我們腦袋中的嗡嗡聲真的可以致命。「我什麼都不夠好」(I’m not whatever enough.)我應該做這樣,我應該做那樣,我應該做更多的事情。

我們稱這些聲著為麻煩(the gremlin)或者是破壞活動者。其他人會把它看待成一台收音機不停重複自已限制的信念,並把它深深留在下意識中。當你呼喚它們時,這些聲音會產生有害的效果。正面心理學家有時認為,它是我們不以為然的精神對話,把我們留在傳統的束縛當中。這些想法和我們的信念系統是可以變成真實的。

個人衛生、愛因斯坦與你的Like-O-Meter
By Marie-Josee Salvas  
April 24, 2009 – 4:41 am | No Comment

陳健邦 譯
Baby Bath小時侯,你喜歡每天洗澡嗎?我不喜歡。我甚至記得有一天我精心策劃了一個詭計去逃避洗澡。不消說,媽媽看穿了我的計劃,而我還是要濕透身。二十五年過去了,洗澡深深嵌入我習慣,我無法想像如何能沒有好好潔淨身體就上班。

和愛有關?
By Sherri Fisher  
February 5, 2009 – 7:47 am | No Comment

董蕊 譯
j0227757.jpg想像一間教室,在2月。在一個大大的掛曆上,2號有土撥鼠,總統日上有林肯和華盛頓的圖像,14號有心形。如果你住在麻塞諸塞州和許多北部的州,心形佈滿了在2月掛曆上的最後一周。因為那是寒假,大家都愛假期。
但我想問的是有關愛的一個特殊定義──同情心。根據物理學家Eric Cassell所說,這是所有輔助性專業不可或缺的。(詳情看綜合性的正面心理學手冊)。他說同情與承認跟治癒有關。無論是物理學家、心理學家或老師,如果沒有攜帶同情心在他或她的工具包裏,就不可能幫助別人。

你是「愛的循環者」,還是「計數者」?
By David J. Pollay  
February 2, 2009 – 7:48 am | No Comment

趙昱鯤 譯
最近有人向Dawn和我問了兩個有趣的問題。一個人問︰「你們的父母為你們做了那麼多,你們認為他們為什麼會如此樂於付出呢?」我們把她的問題看作是對我們的好父母的稱揚和敬意。

幾個星期後,有人問了我們第二個問題︰「你和Dawn為你們的父母做了那麼多,你們怎么會對他們如此樂於付出呢?」這個問題也讓我們感到心裡暖暖的,因為它提到了Dawn和我試圖為我們的父母所做的事情。我們非常愛我們的父母,想要幫他們過上更舒適安逸的生活。

愛的循環

直到最近我還覺得這兩個問題互不相干,現下我卻把它們看作是屬於同一個問題。為什麼我們都如此樂於為對方付出?答案是,我們處在一種我稱之為「愛的循環(Love Cycle)」的關係當中。在愛的循環裡,人們不知道是誰先為誰付出,只知道他們在不停地付出和得到。他們相互之間表達愛意和付出非常頻繁,以至於再計算得失已無意義。在愛的循環中的人們,我稱之為「愛的循環者」。

用愛和意願去作出改善
By Guest Author  
January 29, 2009 – 7:49 am | No Comment

陳騰達 譯
Changes
這個月我們發現了甚麼?
美國的政治舞台進入了一個新紀元,正如Derrick Carpenter告訴我們,「改變」的承諾在空氣中瀰漫著。但和所有的承諾一樣,若果我們忽略了持久的改變源自於自己的行動的話,承諾就會變成錯誤的期望。這是一個選擇。
Dave Shearon有一個看法:「快樂」能產生正面的意願:「你好,我的名字是路易,我想更加快樂,我願意努力使自己更快樂。」 John Yeager的理論將意願看成意志。他認為雖然願望是重要的,但培養出良好的習慣才是達成願望的關鍵。有趣地,這正是「希望理論」(hope theory)的中心思想。
Aren Cohen以一篇充滿希望的文章出色地闡釋了認清自己的意願,運用各種感官去具體化達成願望時的那種美好感覺的重要性。大家試想像一下願望達成時的影像、感覺、氣味,甚至是味道:「太美好了!」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