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組織

健康

培訓

傳媒

品味/ 享受此刻

Home » Archive by Category

Articles in 敬畏

什麼有效?
By Guest Author  
May 13, 2011 – 9:10 am | No Comment


王宜驕 譯
在過去的三年中,我所有試驗過的積極心理學介入輔導幾乎都失敗了。感恩調研峰會徹底失敗了,強項訓練甚至都沒能開展。如果你提及給頂尖管理人才召開的樂觀研討會,我會緊張的微笑並且轉移話題。讓我來解釋一下。

相信聖誕老人
By Guest Author  
December 17, 2010 – 4:47 am | One Comment


張帆 譯
本週六標誌著我的丈夫Tim和我在Red Door Family Homeless Shelter 的節日派對上扮演聖誕老人夫婦的第十四個年頭。儘管這是我們所做最讓人心痛的事情,但這也是我們一年當中最充實的4個小時。我們也把幫助一個無家家庭變成了一項傳統,他們最近剛剛離開了居所、親人和朋友。這些年來,我的朋友們已經幫助過許多這樣的家庭,但是今年的經歷的確奇妙。

細味「人」間
By Guest Author  
November 16, 2010 – 8:20 am | No Comment


李敏如 譯
你記得當你看到如大峽谷的景觀時的感受嗎?
當我第一次踏足大峽谷南面時,我看得目瞪口呆。那美麗像雷一樣打在我身上。我完全不能相信自然的奇妙。敬畏就是我當時唯一感受到的。
那是不能忘記的經驗。但很配合。

(影評)《沖天救兵》:新舊冒險中當下的力量
By Guest Author  
June 28, 2009 – 2:44 am | No Comment

蔡潤琴 譯
29up_6002上周看了Disney Pixar的《沖天救兵(Up)》(3-D的,我坐在第一排),這是一齣有關生命、冒險及友情的動畫片。電影確實觸動我的心弦,以一種「他人至關重要」的正面心理學方式,也跟本月主題──玩樂與遊戲互相呼應。

螢火蟲和人多力量大
By Derrick Carpenter  
June 23, 2009 – 2:09 am | No Comment

張翔 譯
昨天傍晚,我和幾個朋友相約見面。我穿過費城中心那個翠綠公園的時候,我正在腦海裏設計著許多有趣的話題,以便在上個週末的國際正面心理學協會(IPPA)第一次世界正面心理大會上演講。天色逐漸的暗下來,當我輕輕的踩著草地的時候,一個光電突然吸引了我的注意。它就在我腰間的位置,在充滿夏天氣息的空氣中懸停著,一隻螢火蟲。它的身體在發亮,散發出琥珀般華麗的光。在來費城以前,我已經很久沒有見過這些美麗的昆蟲了。

世界的存育在於原始。 -Henry David Thoreau
By Aren Cohen  
March 12, 2009 – 2:14 am | No Comment

陳健邦 譯
walden-pond.jpg春天要來了。對於正面心理學家來說是個好消息。
最近我在看超自然論作家的作品,包括宣揚人與自然共通之重要性的Henry David Thoreau。在1845年,Thoreau毅然前往近Walden Pond的森林,住了兩年兩月兩日。當被問到原因時,他答道:「我往森林去是因為我想從容不迫地生活,僅僅面對生命中本質的事實,以及看出,如果我沒法從這當中學到甚麼,於自己行將就木之時會發覺自己從來沒活過……我想深刻地生活和提取生命的精髓……」雖然Thoreau在那三個月中過著頗為孤獨的生活,但他真的把自己坦於大自然的偉大前,無疑,他活過了。

聯誼與釀酒
By Derrick Carpenter  
February 25, 2009 – 4:25 am | No Comment

劉詠汶 譯
Beer brewing on a stove若你曾試過釀啤酒,應該會感到自己的無能。我最近利用周末的時間找到適合的穀類,掌握發酵的時間,控制溫度,按步驟加進蛇麻子(啤酒花)和香料調味,避免啤酒暴露在空氣中,並消毒一切會與之接觸的器具。那是一整天的工夫,而最後當你試味時──簡單形容──就是開水的味道。隨後再加酵母釀製需要四星期時間,但泡沫還是未能形成。製成品像是麥片碗底剩下的水多過麥芽啤酒。現在你應該會問一個我多次問自己的問題:我為甚麼要為一種蠢飲料去忍受那麼冗長的過程?

愛是…… (據Fredrickson所說!)
By Dave Shearon  
February 17, 2009 – 8:12 pm | No Comment

李芷君 譯
愛是……。這短短一個字,已足以令詩人、哲學家及心理學家在世界中遨游。現下,Barbara在她的書Positivity 給予我們一個審視“愛”的新角度。我們的讀者應該會對Fredrickson博士有關正面情緒的「擴闊及建設」理論十分熟悉。當我們經歷正面的情緒時,我們擴闊了我們的思想/ 行動,亦為我們的未來建立身體上、心理上、社交的資源準備。在Positivity中,Fredrickson博士解釋了有關的理論,總結了一些不能反証理論虛假的研究,而由Marcial Losada的數學所建立的3:1最少比例,也是憑她的數據來驗証的。

我和60億其他人
By Sean Doyle  
November 30, 2008 – 3:46 am | No Comment

樊晨潔 譯
Maremba Talking我是一個科技律師,處理尖端的通訊系統,訊息流程和數據流動。這項工作還需要我與其他人一起去談判衝突和爭端。 就這樣我開始對科技對人際關係的影響產生了濃濃的興趣。我絕不是一個盧德派。 透過科技的魔法我能回到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攻讀碩士學位,同時在北卡羅萊納州的家中工作。透過我的筆記本電腦,我還可以和印度、以色列和挪威的朋友保持聯繫。不然他們都聯繫不到我。

我的國家、達爾文與我的母親:有意義的人際聯繫
By Derrick Carpenter  
November 25, 2008 – 10:38 pm | No Comment

陳健邦 譯
human connection在總統大選當晚,我和朋友身在賓夕法尼亞大學附近費城的一所公寓裏,躺於舒服的沙發上聊天,而那時正報告著各州的選戰結果。我們在思索Harold Zullow和Martin Seligman的研究指在總統大選中勝出與樂觀有關,究竟有甚麼意義。在官方宣佈巴拉克‧奧巴馬 (Barack Obama) 當選後,不消片刻,外面的街頭──中央校園的大道──已湧著支持的群眾。數百人歡欣而和平地邁向路的中間。我們立即不看電視了,走到窗前看這壯觀的情景。「他們要往哪裏去呢?他們又從哪裏來的?」我們想。茫無頭緒,只能看著他們一邊走一邊互相擁抱,聽著從窗縫中竄進的熱烈喧囂之時,一陣寒顫直搗我的神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