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組織

健康

培訓

傳媒

品味/ 享受此刻

Home » Archive by Category

Articles in 教育

PERMA父母5:透過「甚麼思維」及「為甚麼思維」完成目標
By Guest Author  
September 7, 2011 – 12:54 am | No Comment


蔡潤琴 譯
上月我以七天的海灘假期來為自己慶祝生日。除了迷人夕照、雪白幼沙及身心放鬆之外,兩位朋友帶著孩子到訪,令這個假期變得與別不同。這對來自華盛頓特區的摰友,是我養兒育女的盟友。兩年前我全家搬到新奧爾良之前,我們會一起消磨悠長的下午及周末,交流為人父母的心得。因此,那夜在陽台上朋友問及我的生日願望時,也不覺唐突。我頓了一下,回想我吹生日蠟燭時許下的願望。現在,我打算打破「不要把願望告訴別人」的禁忌,揭露我的願望就是來年我的丈夫、子女及自己都身體健康。

從「地下」來的消息-Geelong學校發生甚麼事?
By Aren Cohen  
August 19, 2011 – 12:35 am | No Comment


李建穎 譯
作為一位教育家,其中一個在IPPA 世界會議令我期待已久的講座名為「Geelong 文法學校正向教育之旅」(Geelong Grammar School’s Journey with Positive Education) Geelong 文法學校是澳洲最大的男女寄宿學校,亦正如它的網站上面寫-它是世界性的正向教育領袖。

澳大利亞教育正面心理學討論會
By Guest Author  
June 5, 2009 – 2:44 am | No Comment

趙昱鯤 譯
Helen McGrath and Toni Noble第一屆澳大利亞教育正面心理學專題討論會於2009年5月9日,星期六,在悉尼大學召開。 
這次研討會是一個鼓舞人心的活動,志同道合的人士彙聚一堂,分享他們在學校如何實施正面心理學方法的經驗。結論是響亮的:正面心理學在澳大利亞的教育界裏蓬勃發展,教育的各個領域都在活力十足地實施它。

結他英雄或高校?一個家庭的抉擇
By Christine Duvivier  
May 9, 2009 – 8:06 pm | No Comment

蔡潤琴 譯
Beach Walk AloneBlake Peebles是高校二年級生,他中午起床,做幾小時學校功課,然後練10小時《結他英雄》(音樂視頻遊戲系列)。他的父母瘋了嗎?
也許,但不妨這樣想想:根據《American Way Magazine》五月號的一篇報道,Blake每天在家上課及補習3小時,代替上8小時高校,經過測驗,他現在具12年級的程度,他有更多朋友,更常參與社交。同時,他對電腦遊戲不但投入,也很在行,這是目前的經濟發展得最快的範疇之一。

像孩童般的愛:發自我們的頭腦並進入我們的心
By Guest Author  
April 27, 2009 – 8:51 am | No Comment

陳曉翎 譯
Zestful Indian Boys當我代表International Positive Psychology Association (IPPA) 每月通信訪問George Vaillant的時候,我問他右腦較發達的人是否比左腦較發達的人容易表達情感。他覺得這是個有趣而且重要的題目,並建議我在下一期的PPND裏發表。  
我沒有得到一個直接簡單的答案,但我在上月跟我母親往印度的旅途中一直反思這個問題。這個旅行是我跟媽媽為Evershine English school的新大樓送上祝福和奉獻之旅,這學校是一所為生活條件落後的班加羅爾(Bangalore)偏遠地區的小孩子提供教育的資助學校,一所在十多年前我們已經開始幫助建立的學校。

怎樣看待青少年的積極性
By Christine Duvivier  
April 9, 2009 – 9:04 am | No Comment

Phoebe Fan 譯
成功的人,企業家,首相,諾貝拉獲得者,科學家,領導人。當你看到這些人物名詞時你會想到什麼樣的詞語呢?學術不精的?不成功的?沒有動力的?
這些大概不會是你的第一印象,但是很多從事這些事的人在高中並不是個好學生。事實上,BBC的一項研究表明“絕大部分”在英國自己創業成為億萬富翁的人都在學校時代掙扎過。

這是給你的,魯濱遜女士 – 學生愛你也許比你知道的多﹗頂峰-結局規則和我們的教師
By John Yeager  
March 11, 2009 – 5:55 am | No Comment

趙昱鯤 譯
classroom-photo.jpg你還記得哪個教師真正地影響到了你的人生嗎?對我來說,那是羅賓遜女士,我三年級時的老師。
我還清晰地記得,一天她在教室門口迎接我的那一刻。她對我總是好言善語,但這一天更為特別。我已經不記得她說的話了,但我還記得當時的感覺,和她笑得合不攏嘴的樣子。她可能是在鼓勵(積極建設性的回應)我說的話。在Sherri Fisher、Dave Shearon和我正在寫的一本書裡,我寫入了關於這個時刻的往事。

不是你……當你的孩子對而學校錯──教育的神話™(第三部份)
By Christine Duvivier  
March 9, 2009 – 7:52 am | No Comment

吳瑞茵 譯
lauren-moon-bounce-3.jpg
有些嬰兒10個月便會走路,有些到了17個月也不會步行。由最初開始,我們便有70%的表現差距,但我們知道這是正常的,所以我們不會去過份修正嬰兒的步姿。我們明白,他們到了大概一年級,我們不知道、也不在乎誰到了12個月還學不會走路。
我們為甚麼不把這個態度投放在孩子人生的其他階段呢?因為我們知道,當孩子到了35歲的時候,沒有人會知道或在乎他們在中學時的表現。很多年青人都有不能在學校培訓的天份和才能──就像嬰兒的步姿──這和他們在工作和人生上的成功沒有關係,它們或會遲些出現。

我們可以做什麼首要的行動去改善學校?
By Guest Author  
February 28, 2009 – 10:17 pm | No Comment

李芷君 譯
girl distance ppnd schools happiness作為一個學生,我常常感到自己不夠好:我是誰及世界期望我是怎樣,常令我感到奇怪。所以,我在學校感到被邊緣化及覺得孤獨。我感到沒有發言權。最後我發現到「不夠好(不夠聰明,不夠好看,或是其他原因)」(or smart enough, or good looking enough, or whatever enough) 的感覺在學童間是過於普遍。

和愛有關?
By Sherri Fisher  
February 5, 2009 – 7:47 am | No Comment

董蕊 譯
j0227757.jpg想像一間教室,在2月。在一個大大的掛曆上,2號有土撥鼠,總統日上有林肯和華盛頓的圖像,14號有心形。如果你住在麻塞諸塞州和許多北部的州,心形佈滿了在2月掛曆上的最後一周。因為那是寒假,大家都愛假期。
但我想問的是有關愛的一個特殊定義──同情心。根據物理學家Eric Cassell所說,這是所有輔助性專業不可或缺的。(詳情看綜合性的正面心理學手冊)。他說同情與承認跟治癒有關。無論是物理學家、心理學家或老師,如果沒有攜帶同情心在他或她的工具包裏,就不可能幫助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