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組織

健康

培訓

傳媒

品味/ 享受此刻

Home » Archive by Category

Articles in 商業/組織

愛上愛
By Guest Author  
September 1, 2011 – 12:51 am | No Comment


莊萃菁 譯
在Kathryn Britton那篇有關Barbara Fredrickson IPPA愛的環節之文章刊登在PPND這裡不久後(What is Love, Anyway?),我參與了一個由澳洲全國性的經濟報章舉辦的領導力會議。其中一個講者在澳洲工作場所有好表現的研究上提供了一些見解。其中有分為六個項目的十八個量度方法。

我們如何改變行為?
By Guest Author  
July 11, 2011 – 3:02 am | No Comment


在我和我的生意夥伴簡.斯派洛最近的一項教學課程中,一名執行官對我們說:“所有這些東西都很棒而且我願意改變我的行為,但是我要怎麼保證長期堅持?”

這對積極心理學實踐者——無論是專業治療師、生命教練、諮詢師或者想完成個人積極行為改變的個體——都是一個重要的問題。這個問題並不容易回答。

禀賦效應
By Guest Author  
July 1, 2011 – 2:57 am | No Comment


何佩融 譯
作為一家成功企業的企業家、老闆,或經理,你會否願意以你願意賣它的價錢來買你自己這家企業?
根據Kahneman、Knetsch,和Thaler的看法,當人們擁有資產時,會認為它的價值較他們沒有擁有它的時候為高,表現出禀賦效應。

突出強項評估:評論
By Guest Author  
June 8, 2011 – 1:29 am | No Comment


蔡潤琴 譯
最近我透過朋友的面書更新,獲悉Marcus Buckingham研製了一套新的強項評估。對正向心理學有認識的人,對各種強項評估都應不會感到陌生。
各種強項評估中,由Chris Peterson原創的評估工具VIA Survey,透過時間及空間的查問,找出我們於歷史及跨文化上最有價值的強項。

快樂是糊塗的、瘋狂的,還是不理智的?
By Guest Author  
June 3, 2011 – 12:54 am | One Comment


何佩融 譯
我最近閱讀了一些文章,它們雖然看似不相關,但卻引發了我對於以「為他人創造快樂」作為機構使命的反思。 對於這些問題,是不容易回答的,也沒有簡單的答案。 在這篇文章中,讓我引述部分看過的文章片段,和分享一些我的想法吧!

什麼有效?
By Guest Author  
May 13, 2011 – 9:10 am | No Comment


王宜驕 譯
在過去的三年中,我所有試驗過的積極心理學介入輔導幾乎都失敗了。感恩調研峰會徹底失敗了,強項訓練甚至都沒能開展。如果你提及給頂尖管理人才召開的樂觀研討會,我會緊張的微笑並且轉移話題。讓我來解釋一下。

把天空照亮:從學長指導研究所得的體會
By Guest Author  
May 5, 2011 – 7:33 am | No Comment


殷明慧 譯
每個人和所有人都有點什麼令我們充滿熱情的東西。當你去想它,做它,和當它在你的腦子裡時,你便會充滿活力。如果有人請你講述你究竟是怎樣的人,你會說起令你充滿熱情的經驗。

平衡,邊界,與整合
By Guest Author  
April 4, 2011 – 10:15 am | No Comment


李敏如 譯
當你聽到工作生活平衡時,你想到甚麼?那麼這些替代方案呢:工作與生活的衝突,工作生活的碰撞,融合的工作生活,工作生活充實,工作生活的界限,工作生活便利,工作生活管理?
我們認為我們知道當有人說他們需要更好的工作和生活的平衡時,是什麼意思。但是,如果我們分析這個詞,我們認識到,這個詞彙是有缺陷的。實際上是可以平衡工作與生活的嗎?

你的上司會聆聽你嗎? 誠邀加入我們的研究
By Kathryn Britton  
March 21, 2011 – 5:25 am | No Comment


在人力資源和商業管理的世界(但當然不只限他它們)的世界,我們越來越著重去改善機構當中人際上的交往。從以上的趨勢假設了人與人之間更好的交流會對人們以至機構的整體皆有幫助。是次的研究,我們希望從聆聽這個人際關係上的要點上出發。

地位高,地位低: 它們製造了什麼不同?
By Kathryn Britton  
February 22, 2011 – 6:22 am | One Comment


莊萃菁 譯
地位對我們一起做事時的方式製造了什麼差異? 它怎樣影響表現? 我們有沒有什麼可以做,抑或地位不同是作為人的其中一部份?
回到當我的小朋友還是在讀小學時,分組專題研習是很常見的。我像我很多朋友般常會覺得自己的孩子最後做了大部分的工作,而他們有些組員就沒有任何工作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