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組織

健康

培訓

傳媒

品味/ 享受此刻

Home » 所有文章, 決策, 溝通, 目標, 長處

世界需要「正」向心理學嗎?

By on August 10, 2011 – 11:54 pm  No Comment

蔡潤琴 譯

遠於2007年我為《正向心理學日報》寫的第一篇文章,主題是強項的應用──正向心理學所界定的強項,是否全都正面,以及我們如何能知道在某特定情況下該用哪強項。當時的靈感來自Barry Schwartz及Kenneth Sharpe一篇關於「實踐智慧」的佳作,當中包含我們應付變幻莫測的生活所需的全部「常識」。我喜歡Schwartz及Sharpe的地方,是他們提醒我們情境是王。正向心理學家傾向於把強項界定為與生俱來的正面特性,但這樣並不表示可以毫不費心地亂用,因此我們行為的選擇需要實踐智慧來引導。

情境是王

一體兩面

這個星期,讀到《Beyond positive psychology? Toward a contextual view of psychological processes and well-being》 時令我想起實踐智慧。James McNulty及Frank Fincham在這篇文章中挑戰正向心理學的一項關鍵假設,即某些心理特性及進程本質上是對我們的幸福有利的。他們說,在正向心理學研究中經常受到忽略的情境,其實至為重要。他們認為,幸福並不單只取決於某些心理特性,而是那些特性跟社會環境的互動結果。

 

以跟幸福相關的四種特性(寬恕、樂觀、正面歸因、仁慈)為例,McNulty及Fincham提出不少研究顯示,在某些情況(當中不乏相當普遍的情況)下,這些特性跟較低幸福度及關係滿意度相關,或甚至增加負面行為,全都是你想避免的。

原諒我嗎?

寬恕

一項研究顯示,配偶中一方如果是那種永遠持相反意見的人,長期包容的另一方會感到較低的自尊。這反映出寬恕的利或害,取決於其出現於哪種關係之中。

樂觀

另一項對夫妻的研究顯示,正面預期只在初期跟較高的關係滿意度相關,但如果雙方持續互相批評,則會降低夫妻間的滿意度。

正面歸因

縱向研究顯示,就算你把疑點利益全歸另一半,亦只能在短期內跟婚姻滿意度有關連。長期來說,事情的嚴重性才是關鍵。只有在相對較小的問題上,你才會認為你的丈夫或妻子無需為某不良行為負責。

仁慈

仁慈也不例外。McNulty及Fincham列出多項研究指出,仁慈可能有害,刻薄反倒可能有益。個人而言,這是他們論點中最乏說服力的。跟丈夫討論如何解決問題時,相對於仁慈,傾向刻薄(以批評或反對為例)的妻子,預測在未來四年內更能得到穩定的關係滿意度。這雖然有趣,但在丈夫的性格及討論問題時各自擔當的角色方面卻所知不足。缺乏這些資料,很難令人相信這是在一段健康快樂的關係中所使用的建設性方法。

人際vs非人際情境

當然,你會說這些都是常識。關係並不是非黑即白,即使這樣會令一切變得更容易。真實世界(實驗室以外的世界)中,如果一方經常寬宏大量或給予疑點利益,而另一方則時刻犯錯,關係是沒可能好好培養出來的。相信不止我一人認識一些把伴侶當作人肉地毯的人,而另一些則忍受著這樣的對待。這些關係也許可以持久,但絕不能稱之為美好關係。有時,你想仁慈,必須先要殘忍。

你或又會說,這些發現有點不相干,因為大部份正向心理學的實證干預都是計對個人的應用。然而,McNulty及Fincham提出,非人際情境看來扮演相近的角色。比如,當人面對巨大壓力時,樂觀跟更好的免疫系統相關,但當人面對長期壓力時,樂觀則跟更壞的免疫系統相關。

好與壞

研究幸福的另一方法?

不管你有沒有被這些研究動搖,都值得參考他們的結論。他們說,我們需要另一方法去研究幸福,當中包括三個基本要素:

  1. 我們需要超越那些提升一般人幸福的特性及進程,研究針對決定在何時、為何人而設及達至何等程度的幸福因素。
  2. 我們需要研究快樂及不快樂的人在涉及不同心理概念時的狀況。有些心理概念或許只能在人處於最佳狀態時才有效,但在不那麼好的狀態時反而有害。比如,有些可能不宜用於接受治療中的人。
  3. 我們需要用更長的時間來研究心理特性的影響。大部份正向心理學的研究只著眼於短期效果,從而假定即時得出的正面結果,長期也會一樣。

 

有些研究員早在正向心理學起步時已提出過第一及三點,但我認為第二點是新的。當身處不大理想的情況,比如不快樂的關係中,很多人希望能從正向心理干預中得到幫助。

James McNulty及Frank Fincham提醒我們,心理特性及進程在本質上並沒有正面負面之分,之所以變得正面或負面,全在於它們所發生的情境。他們呼籲,在心理學家能更全面地認識人類的處境之前,大家最好把正向心理學視作一般心理學,因為心理學並沒有正負之分──心理學就是心理學。

這個範疇正處於十多歲的青春期,我想,正向心理學家們會否願意摒棄那個「正」字?

 

參考書目

McNulty, J.K. & Fincham, F.D. (2011). Beyond positive psychology? Toward a contextual view of psychological processes and well-being. American Psychologist. doi: 10.1037/a0024572.

Schwartz, B. & Sharpe, K. (2006). Practical Wisdom: Aristotle meets positive psychology, Journal of Happiness Studies, 7(3),  377-395.

No Comment »

  • Ann Weaver says:

    This is a comment to the Positive Psychology News Daily – Chinese 中文(繁) » 世界需要「正」向心理學嗎? admin. Your website is missing out on at least 300 visitors per day. Our traffic system will dramatically increase your traffic to your site: http://v-doc.co/nm/jkfq0 – We offer 500 free targeted visitors during our free trial period and we offer up to 30,000 targeted visitors per month. Hope this helps :) Unsubscribe here: http://priscilarodrigues.com.br/url/11

Leave a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below,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You can also subscribe to these comments via RSS.

Be nice. Keep it clean. Stay on topic. No spam.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This is a Gravatar-enabled weblog. To get your own globally-recognized-avatar, please register at Gr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