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組織

健康

培訓

傳媒

品味/ 享受此刻

Home » Archive by Author

Articles by Kathryn Britton

IPPA 成員之夜
August 16, 2011 – 12:29 am | No Comment


張帆 譯
James Pawelski 在2011年七月23日週六晚於費城舉行的IPPA國際大會上歡迎來自62個國家的1,200名與會者。即將離任的主席Antonella Della Fave 強調了“國際化”這個詞:全世界範圍內業已開展多個新的教育項目,在法國和阿拉伯地區亦有關於正向心理學的新書面市。她也祝賀最新的Journal of Psychological Well-Being出版,以及Journal of Happiness Studies的impact factor達到較高指數(2.1)。

Ryan Niemiec 獲獎
August 12, 2011 – 12:26 am | No Comment


Henry Choi 譯
我們很高興在此宣佈一項來自美國心理學會媒體心理學主席Pauline Wallin博士的好消息:Ryan Niemiec剛剛獲得了獎項。除了其它出版發表之外,Ryan亦為正面心理學日誌發表文章,尤其是2009 (Honorable Mention), 2009 (Top Winners), 及2010 (Top Winners)正面心理學奧斯卡提名。我們期望他的能獲2011年的提名。

何為激情?
July 22, 2011 – 11:32 pm | No Comment


張帆 譯
坦白來說,在過去的幾年時間,我太多次聽到“激情”這個詞,以至於我常在心裡皺眉頭。看看我收集到的那些電郵吧,上面常常寫到:“來聽聽成功人士分享他們的激情吧!”或者“總是對你所做的事情保持激情!”。像其他一些感歎詞一樣,“激情”這個詞也對我產生了重大的影響。

悲傷是生命的一部份
May 26, 2011 – 12:46 am | No Comment


張帆 譯
去年,我寫過關於在一次車禍中突然逝去摯友以及我所學到的如何幫助這個不幸的家庭的故事。本月初,我女兒的一位摯友也類似地因事故喪生。讓我們稱他為M吧。我女兒與M相識的歲月超過了她年歲的一半。

年齡增長中的正面情緒和情感的複雜性
April 7, 2011 – 10:08 am | No Comment


何佩融 譯
今年年初,我花了一周的時間在有提供生活支援服務的院舍中探訪母親。當時,我也住在那裡,睡在那張臨時的褶床,並與母親在公共飯堂一同用膳。那裡的工作人員建立了一種「剛好足夠」的關懷和尊重文化。當長者有需要時,他們會給予幫助,而在他們不需要幫助時,讓長者自行照顧自己。我的母親只要帶著助步車,她也可以自行出外散步。

你的上司會聆聽你嗎? 誠邀加入我們的研究
March 21, 2011 – 5:25 am | No Comment


在人力資源和商業管理的世界(但當然不只限他它們)的世界,我們越來越著重去改善機構當中人際上的交往。從以上的趨勢假設了人與人之間更好的交流會對人們以至機構的整體皆有幫助。是次的研究,我們希望從聆聽這個人際關係上的要點上出發。

地位高,地位低: 它們製造了什麼不同?
February 22, 2011 – 6:22 am | One Comment


莊萃菁 譯
地位對我們一起做事時的方式製造了什麼差異? 它怎樣影響表現? 我們有沒有什麼可以做,抑或地位不同是作為人的其中一部份?
回到當我的小朋友還是在讀小學時,分組專題研習是很常見的。我像我很多朋友般常會覺得自己的孩子最後做了大部分的工作,而他們有些組員就沒有任何工作量。

國際幸福學雜誌開始發佈供所有人閱讀的文章
February 4, 2011 – 8:36 am | No Comment


王宜驕 譯
國際幸福學雜誌於近期發佈了開山之作 —— 第一卷第一期。該雜誌的內容將免費供全球所有感興趣的讀者閱讀。我們為編輯部無償貢獻如此多關於幸福學的研究而致敬。

接觸和信任
January 17, 2011 – 10:52 am | No Comment


李敏如 譯
你的第一個學會的觸角是什麼? 觸摸。這是從出生前便透過腦部傳遞信息,比眼和耳更早。
你最大的感應器官是什麼?你的皮膚。超過你體重的18%。

好奇心和下一步是什麼? Todd Kashdan訪談(第二部份)
April 16, 2009 – 8:45 am | No Comment

吳瑞茵 譯
Cat watching large bugKathryn : 你認為好奇心在每個人身上都有很大程度上的差異?
Todd:绝对是。每個人天生對新鮮事物的敏銳程度,和是否會在陌生和不確定的環境下感到不安都有不同的基原素質。此外,年齡對此有很大的影響力。小朋友對所有事物都有無盡的好奇心。然後當我們進入成年期時有些轉變發生了。我們學習到很多規則; 我們想和別人發展一些更親近的關係,我們想感到自己是有才智的,我們想在自己的人生中感受到一定程度的確實感和架構。當我們了解到在工作上學習到的那些規則, 和殯儀館接待室的規矩不同,而且和乘搭升降機的規則不同,亦和在雞尾酒會中的那些規則都不同的時候, 我們放棄了的是那純粹想尋求新鮮感的慾望─對新鮮事物的渴求。 我們被困在想控制不確定感的掙扎中,而那是我們實際上無法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