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組織

健康

培訓

傳媒

品味/ 享受此刻

Home » Archive by Author

Articles by Aren Cohen

從「地下」來的消息-Geelong學校發生甚麼事?
August 19, 2011 – 12:35 am | No Comment


李建穎 譯
作為一位教育家,其中一個在IPPA 世界會議令我期待已久的講座名為「Geelong 文法學校正向教育之旅」(Geelong Grammar School’s Journey with Positive Education) Geelong 文法學校是澳洲最大的男女寄宿學校,亦正如它的網站上面寫-它是世界性的正向教育領袖。

唱首歌吧
July 13, 2011 – 3:25 am | No Comment


李建穎 譯
當我修讀正向心理學課程時,第一次功課的其中一項就是要設計一件個人正向干預。對我來說,這很簡單。我拿出我的iPod,打開我喜愛的歌單,然後在公園散步,這時我感到很高興。

我們的內心獨白
June 24, 2011 – 5:31 am | No Comment


張帆 譯
本周,我最喜愛的一檔電視節目結束了。作為一個正向心理學家,我有點兒尷尬地承認,在看《塔拉合眾國》這部關於一名患有多重人格障礙的女士的電視節目時,我感到真正的愉快。我怎麼會覺得一個關於精神疾病的電視節目有趣呢?一個正向心理學家卻欣賞一檔研究(或者甚至美化)精神疾病的電視節目——這真是矛盾啊!或許吧。但是,我喜愛Toni Collette的Emmy——備受讚譽的Tara的畫像——的一點就是她為Tara的各種不同身份不斷努力地創造出許多不同的聲音和人格。這些身份中的每一個都為Tara提供一個不同的內心獨白,並且每一個身份都形成一種保護機制——這使得她(和她欲求不斷的自我)可以在現實世界活動(儘管並不總是活動如常)。但是真正震撼到我的也正是這個事實。爲了生存,這個人物必須在她的內心擁有多種聲音。

我喜歡你走路的姿勢,我喜歡你說話的方式:愛人間的交流
February 14, 2011 – 7:05 am | No Comment


沒錯,今天是情人節,這意味著我又要在PositivePsychologyNews.com上寫關於愛情的內容了。在2008年,我曾提出什麼是愛情的話題。2009年,我又寫了愛情能有多甜蜜和愛情可以不自私。今天,我打算與大家分享一些關於情侶交流技巧方面的新研究。

展開的姿勢:當你擁有它,炫耀它!
January 12, 2011 – 6:07 am | No Comment


黃穎怡 譯
當下,父親與我都在嘗試改善腰背痛。這很諷刺。雖然父親與我都沒有完美的姿勢,整個童年間,我記得我父親在我後面走來,把他的雙手放在我的肩膀,向後拉,一邊訓誡:「站直了!」

品味感恩節
November 23, 2010 – 8:39 am | No Comment


莊萃菁 譯
在過去的數年間,作為一個學習專家,我曾經幫助學生寫論文去回答一個問題 ﹕「哥倫布日應否被視作一個節日去慶祝?」他們均一致地認同哥倫布日不應是一個節日,因為當時哥倫布與其他征服者對當時的原居民有造成影響。事實上,這論文教導學生批判地思考和探究什麼是道德行為,但它不是一篇正向心理學的論文。被提醒到美國人居住的國土是從一群被大量毀滅的和平人士偷回來是頗掃興的,但是,學生遞交論文後便很高興,並去享受星期一的假期。

一笑置之
May 11, 2009 – 6:00 am | No Comment

Phoebe Fan 譯
The Moment我狂熱地追看着電視節目The Daily Show with Jon Stewart, 喜劇中心頻道(Comedy Central)代替了CNN、FOX及MSNBC等,成為我主要的新聞資源。爲什麽呢?也許你會問,我難道不想成爲消息靈通的公民?難道不應該閱讀New York Times,並且嚴肅的對待事情?也許吧,但是在現在的環境下,我渴求歡笑。

世界的存育在於原始。 -Henry David Thoreau
March 12, 2009 – 2:14 am | No Comment

陳健邦 譯
walden-pond.jpg春天要來了。對於正面心理學家來說是個好消息。
最近我在看超自然論作家的作品,包括宣揚人與自然共通之重要性的Henry David Thoreau。在1845年,Thoreau毅然前往近Walden Pond的森林,住了兩年兩月兩日。當被問到原因時,他答道:「我往森林去是因為我想從容不迫地生活,僅僅面對生命中本質的事實,以及看出,如果我沒法從這當中學到甚麼,於自己行將就木之時會發覺自己從來沒活過……我想深刻地生活和提取生命的精髓……」雖然Thoreau在那三個月中過著頗為孤獨的生活,但他真的把自己坦於大自然的偉大前,無疑,他活過了。

它是多麼甜密……
January 12, 2009 – 11:03 am | No Comment

黃穎怡 譯
Aren and Andre在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二日,我為PPND寫了一篇名為愛究竟是什麼?的文章。在該篇文章中,我質疑我們為何要為愛尋找一個科學的解釋,或者我們是否該容許自己享受這不可思議的正面情緒的魔力。
在該文章發表的同一晚,我與我現在的丈夫André第一次約會了。 在十一個月中,我墮入愛河並結婚了。(請看這幅照片……是的,那真的是我們。這是旋風般的一年!)這些新的境況為我的生活帶來了很多的改變。既然PPND這個月的主題是改變,我猜我該仔細回想一下我的婚姻,因它是我經驗中最大、最美好的改變。在二零零六——二零零七年度我還是正面心理學的學生時,我是一個單身的女子。當我們的教授引用婚姻帶來的益處的研究時,我往往感到沮喪。婚姻帶來的益處有很多,在這兒我只會提及幾個。首先,據Lyubomirsky,King和Diener (2005)所言,快樂的人多數能在婚姻中成功。還有,已婚者,特別是擁有穩定婚姻的,通常較健康,而且比單身的人活得長久。Seligman (2002) 解釋,婚姻容許我們擁有三種愛:被人照顧的愛、照顧別人的愛,還有浪漫的愛,在這種愛中,我們有機會將伴侶理想化。

感謝條和積極心理學
December 12, 2008 – 11:13 pm | No Comment

樊晨潔 譯
Thank You 1 PPND
最近我一直在想感謝條。因為剛結婚,最近寫了許多感謝條。緊接著來的假期,大家都有理由感謝給我們禮物的朋友們。我們都知道禮貌上要堅持寫感謝條,但除了這點之外,感謝條還能帶給我們什麼好處呢?
事實上,感謝條是最簡單的實踐積極心理學的形式。
流覽 Emily Post Institute 網站提供關於何時何地寫感謝條的實用建議,「安排幾天去寫感謝條,並在每次給自己一些有趣的東西,比如音樂,一杯酒、鍾愛的電台節目、一杯茶、更可以是一些巧克力。」其實這些好東西還沒能完全表現為什麼寫感謝信對心靈有好處。